TITLE:   文ˇ[朱伏]怎樣的倖福

朱伏向,耽美衍生架空现代,

食用慎 = =+

已经忘记经过了多少岁月,魔界也好,苦境也罢,已是过眼云烟!千年之前的迷梦。伏婴师终究还是不知最后的结果如何,因为他早一步离开,离开了自小就喜欢的红色表哥,红色的番茄面膜以及那个被魔皇没收了的鎏金面具。

“主君,如果有来世,汝希望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至少和这一世不同,吾不想在有立场的去交朋友……表弟你呢”
“呵~~可是下一世吾不想在看到你了!”
“………”

他是当今文坛领军人物。
他的书本本畅销。
他是个男人,但是他的作品却往往以爱情为主。
他以一个男人的视角,书写一个个爱情故事,而且每一对情侣都会得到幸福,总是令人不自觉的随着故事的内容微笑。
他对于爱情的描写,细腻,华丽,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伏婴就这样觉得。因为他已经深陷。

他是个画家。
一个印象派的画家。
同时他也是一个占卜师。
一个闲暇之余偶尔替人窥探那难寻的天命的画家,但他缺不曾研究过自己的命理。

于是,当有人以大师来赞誉他时,他总是自嘲,说自己不过是个小画匠,不能称之为家,更不可能是大师,充其量叫“画画儿的”,一个偶尔占卜的画画儿的。

但是问题在于,所有和他有关的报道以及评论,无不赞扬他的才能,称其为“最有前途的画家”。就是这个“最有前途”画家,在这之前,曾一度为了一日三餐而苦恼。

因为,在这个和平的时代,伏婴的画明显的过于晦暗。那画布上的人看起来永远是孤独,无论身边是否有人陪伴。人们评价伏婴画中的人总是用“绝望”这两个字。


可朱武不这样认为。因为他看到画中人眼眸中的热情。


没有人知道,朱武的每一本书,伏婴都有收藏,因为它们统统被放在专门的地方;
同樣 — —
亦没有人知道,伏婴的每一本画集,朱武都会特意去买,因为它们全部被偷偷保存。

人们眼中的伏婴和朱武,是完全不该有交集的。因为分别是孤独和幸福的代名词。
似乎也的确是这样,同在一个城市的两个人,虽然因风格而不断被比较,不断的互相听说,却从未相逢。

这难道就是俗语说的,有缘千里在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吗?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这是也是上天开的一个小小玩笑。


朱武的新书发布会,
伏婴的画集宣传记者会,

在同一个地点,相隔不到二十米,同时举行。

缘分喜欢作弄人。


尽管两个都是容颜出色的人,但他们却都不曾在扉页上放置照片,又偏偏不是喜欢看电视的人。

总之,这缘分的小作弄使这两人彼此是只知其人,却又互为私下所喜欢的画/作家的两个人——

第一次,相遇了……

伏婴直到朱武压在自己身上亲吻自己的脸颊时,都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好像前一秒刚刚相识,后一秒自己已经在他的床上,这之间的过程,一片空白。没等他继续想明白,朱武那有些疯狂的吻彻底让他的理智为情欲所淹没。

当一切结束之后,房间里旖旎的色彩渐渐淡去,两抹身形看似亲密却又疏离的偎依在一起。朱武的睡姿很标准,但此刻原本半趴在他怀里的身形微微起身,骨节修长的手摸索着床边矮柜上的香烟。

“嗤!”是火苗冲出机体的声音,点燃手中的烟,伏婴那长长的睫毛微微低垂。
今夜,蒙蒙夜空,不见月娘;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连绵而断续,像不安定的心跳。
任凭手中轻烟缭绕,伏婴低头看着熟睡中的朱武,空出的一只手轻抚上那眉心的纹路,他本以为能写出那些美好爱情的人,应该是个极度浪漫甚至可能是滥情的人。但当这个他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未开口便已推翻伏婴的所有想法。

朱武他多情,却毫无杂念,他风流,却又……
于是他轻轻放下手中那早已燃尽的烟蒂,俯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缓缓的套在身上,朱武似乎一无所感,望着他沉睡的容颜,伏婴总觉得他在望着自己,似乎有着什么有深深隐藏的涌动。

其实就在他们相遇的第一秒,伏婴就发现自己拥有了不曾产生的欲望,想要独占他!而今伏婴却有些害怕的发现,自己想要的恐怕更多。





就在门轻轻关上的同时,朱武睁开了眼睛,准确的说他一直就没有睡着,伏婴的叹息他听得明白!一直在他认为中的那勃勃生机似乎只是虚幻,伏婴的身体是冰凉的,不若常人般的温暖,即使是欢爱也温暖不起来的冰凉,那一刻,朱武觉得自己心似乎也有点凉,不记得以前谁说过,身体冰凉的人心也冰凉的……

从小的时候,朱武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的自己有一头红白相间的蓬松头发,有许多永远看不清楚长相的人称呼自己为主君,但是梦中的画面无论怎么转换,最后总会停留在相同的场景:
带着鎏金面具的高挑身形立于他身前,
“主君,如果有来世,汝希望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至少和这一世不同,吾不想在有立场的去交朋友……表弟你呢”
“呵~~可是下一世吾不想在看到你了!”
“………”
那个被自己称呼为表弟的人是谁?不知为何,朱武会下意思的认为那个人是伏婴,即使看不清容颜,他的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
这前世今生一向是八点档的剧情,前世今生,奈何桥上一碗孟婆汤全都是过眼云烟……
朱武笑笑,拿起伏婴丢在床头的烟盒,把玩着盒里的仅剩的一根煙,
朱武笑了,伏婴就这么走了,没有留言,没有字条。



出了朱武家,伏婴漫步在城市熙攘街头。从这里到伏婴的家几乎要越过半个城市,但是即使身体有所不适,也依然不想搭乘任何交通工具,因为他觉得需要时间去思考。


伏婴的外表和他的画一样。若说那一笔笔凝重的色彩,一个个孤独的身影带着绝对的热情,黑色的发,唇际淡漠的笑,却遮不住他本身的孤寂。

而朱武也一样,华丽细腻文字,看似多情其实无情,张扬的红色短发也掩饰不住他内心深处的孤寂

于是,伏婴没来由的觉得朱武像一个倔强的小孩子。
也许是因为他明明渴望却摆出抗拒的神色?
其实,伏婴自己不知道。

就像不知道昨夜的疯狂之前,在朱武的房间,原本说着无关紧要的话的两个人,谁先映在谁的眸中,谁先情不自禁的亲吻谁,而谁,先爱上了谁……


爱?伏婴不禁苦笑。
只是一夜情而已吧……
仰望苍穹,因为忽然有落泪的冲动。

朱武他写了无数个爱情故事,长的短的都有。
伏婴他画了无数个爱情故事,即使最后的结局有悲有喜。
但至少里面是有爱的存在。
然这一次,伏婴突然发现,
其实自己并不知道,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
茫然……


虽然要找到对方并不困难,其实已经互留了联络方式。
而朱武和伏婴却一直不曾追寻各自的行踪。
只是各自为了新的作品在各个城市穿梭。
偶尔在这个城市空闲,在各自的房间窗口像远处眺望,视线却从不相触。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长不短的一段。
长到朱武因歡愛留在他身上的吻痕已消失多日,伏婴因疼痛留在他背后的抓痕亦早已愈合。
却也短到,
谁,也来不及忘记谁。

这就是倖福吧?
是我想要的倖福……





全文完



-----------------------------------------------------------------------------------------------
嗯,就這樣……結束了.....有點不倫不類的前世今生.......
抓頭.最近一直趴在古代文坑里..
好累好累...突然覺得肩膀好疼...
我不行了,自己被虐到了TVT....傷心滾走....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yinmo.blog126.fc2blog.us/tb.php/70-6dc44a39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廢柴啊廢柴

罂陌 Yukine  Mo

罂陌| Q仔 | shaka | 称呼随意
宅腐不忌,耽美狼性呈阴性存在
尽管经常会觉得人生不尽如意
但活得其实还不错 = =?

本命CP:DH / 6918 /1818 [家教]
控魂:猫控|颜控|反派|受控|兄弟
纠结:攻与受的细化分别与模糊比较

家教:DH|6918|1818|10018
APH: 港耀|米英(其他研究中 = =+)
FS4: 楼紫|绪紫|楼墨|紫紫(?)
PAL4:云紫|青霄

「QianQiuSui」  「Fanchang」 「Guanli」

這個叫分類
囧囧図書館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路過的打醬油
廣告位
『蒲公英》夏目友人帐新刊公式站 『天路迷途』幻想三国志四小说本公式站 『見月鳴』家教DH 同人新刊公式站 『淡蓝浅青』米英ONLY全漫画本 『水巷.』APH欢乐本亚细亚港中心纯图本
長嘴魚的中心
栖于昔
10  09  08  06  05  04  03  02  01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1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12 
盖斯特请说
友達轉送門
圍觀群众